金華信息網

首頁 > 最新信息 / 正文

祖大壽是遼東将門世家,袁崇煥的想法,和祖氏利益一拍即合

網絡整理 2019-07-02 最新信息

己巳之變袁崇煥負有主要責任了,薊州鎮是現在的唐山北部,和薊州(現在的薊縣)倆地方,中間隔得遠呢。榛子鎮在玉田、豐潤東邊歸現在的灤縣管,袁都督在榛子鎮接到聖旨統領全軍,所以劉策特别聽話讓去哪就去哪,劉策真心冤枉。而薊州鎮就是袁嘟嘟負責的四鎮之一,他不負責沒天理了,這也說明趙率教比劉策還着急去救的原因。

祖大壽是遼東将門世家,袁崇煥的想法,和祖氏利益一拍即合

崇祯雖然對外比天啟強,按道理該受的教訓都受過了,該交學費也交了,但是内部爛的不行。黨争就閹黨和東林黨,他還是藩王繼位沒自己班底。關甯軍已經軍閥化了,從孫傳庭死了老王開始就成了定局,柳河之敗就是證據,不打仗你拿我沒辦法,但是每年500萬+的軍費你得給,财政歲入才300多萬,怎麼玩?崇祯太年輕了,中二的年紀信了推薦上來吹牛的袁都督,其實有大把人比他合适,但是誰也沒他能吹,所以就悲劇了。築城有個前提,就是後金不打你才行,問題後金聽你的不?按道理講甯錦大捷應該長心,但是我特别納悶,為啥祖大壽不接受教訓還去築城?而且以身試圍之後還去修錦州,大淩河被圍沒到吃人的地步教訓不深刻?百思不得其解。

祖大壽是遼東将門世家,袁崇煥的想法,和祖氏利益一拍即合

内部矛盾是死循環,遼饷不斷就得加稅,加稅總有不滿意的,不滿意就鬧事兒,鬧事兒鎮壓還得加軍費,軍費稅收來加稅無解。小冰河也不是鬧着玩的,全世界糧食減産,後金糧食賣毒品價,後金開始殺無糧人。說到底是崇祯皇帝能力問題。戰略問題皇帝應該一肩扛,崇祯比不上萬曆就在這裡。萬曆一旦認定了要怎麼幹,誰上疏也沒用,自己用人的錯自己認,比如楊鎬,用錯了就糾錯,而且看人很準。崇祯在大局方面的認知能力差太遠,他如果清楚遼東明軍爛成什麼樣了,就不會相信五年平遼這種鬼話。

祖大壽是遼東将門世家,袁崇煥的想法,和祖氏利益一拍即合

而且很懷疑崇祯也沒詳細了解天啟朝遼東到底怎麼回事,對明軍的戰鬥力和戰略選擇,王在晉說得很清楚了,要複遼就得拿下廣甯,要拿下廣甯,就得有複全遼之力。這句話說穿了很好理解:如果軍隊的戰鬥力不足以拿下并且守住廣甯,那麼就不要輕舉妄動。因為除了送人頭,沒用。王在晉這話是在告訴皇帝,等有了8、9分力氣,再去做7分力氣可以做成的事,成功率才高。那麼眼下花幾百萬兩修城,就不如拿來在關内練兵,然後每年剩幾萬兩出來,就能收買蒙古人。省錢,省力,省人,沒幾年就能恢複元氣,屆時有了可戰之兵,物資也充足了,再去複遼。很好理解吧?可孫帝師和袁崇煥“理解不了”。

祖大壽是遼東将門世家,袁崇煥的想法,和祖氏利益一拍即合

不過,孫和袁也不同。袁粉總是把孫帝師綁到袁督師的戰車上一塊說,孫帝師知道了能氣死。孫承宗固然主張修城,但他畫了一條線,錦右那邊是不能碰的,他明确地說錦州修不得,修了就是死地。事實上除了袁崇煥,遼東有頭有臉的軍官和文官都認為錦州修不得。袁崇煥祭出道德大旗,幾乎是咬人一般修了錦州城,差點坑死好基友祖大壽。

祖大壽是遼東将門世家,袁崇煥的想法,和祖氏利益一拍即合

錦州城不能修,這是崇祯上台時朝野已達成的共識,崇祯腦子進水,又重用了當初推動這一愚蠢戰略的袁崇煥。大量的資源用于這種毫無益處的建設上,修來修去,過不了錦州半步,花了大量的錢,屯了大量物資,皇太極過來一戰搶光。而且,袁主修的錦州城,還成了1642年松錦之戰葬送明廷最後精銳的死地,全被當年那些這一戰略的人說對了。袁崇煥從未有權節制過東江軍,在他謀殺毛帥之後才對東江有點影響力。毛帥級别比他高,就是糧草從他那裡過。大概相當于一個财務斷了分公司的資金流。

祖大壽是遼東将門世家,袁崇煥的想法,和祖氏利益一拍即合

祖大壽的爺爺是遼東援剿總兵官祖仁,父親祖承訓是李成梁手下的得力幹将,甯遠到錦州一線,是祖家世居之地,整個祖氏家族枝繁葉茂,子弟衆多,田産家業大多集中在這一區域,是李家之後最大的遼東将門世家。正因為保護家族利益的需要,祖家很多都投清了。所以祖大壽希望把防線放到錦州,再正常不過了。袁崇煥的想法,和祖氏利益一拍即合。因此祖大壽對他非常支持。甯錦大捷祖大壽參加過,大淩河自己守過,還去修錦州咋想的?孫閣老是可敬的,至少他是想打的,奈何關甯軍沒找内行外戰外行。至于崇祯比不了萬曆啊,太年輕,有個張居正這種好老師也行,有申時行這種有能力的首輔也行,偏偏除了閹黨就是東林黨,自己還不是太子繼位,沒轍。

祖大壽是遼東将門世家,袁崇煥的想法,和祖氏利益一拍即合

小編認為:崇祯朝的人才還是挺多的,直到後期也不缺人,洪承疇就很厲害,松錦之戰的戰略規劃完全沒問題,但奈何不了皇帝有問題。明與後金在關外二十幾年的對峙,核心是兩個關鍵詞:後勤;野戰。第一個是後金的命門,第二個是明廷的命門。熊廷弼後期和王在晉都主張收縮,這兩人都看到了後金的命門:在蒙古被明廷收買的情況下,後金的後勤能力不足以打下甯遠。所以後金攻入遼西走廊,從來都是以糧食物資為目标,而不是占城。這就是為什麼袁崇煥的“甯遠大捷”其實是場敗仗,因為後金搶糧的目标達到了,人家根本不是為了攻城。攻下來也毀城而去,并不占領。

祖大壽是遼東将門世家,袁崇煥的想法,和祖氏利益一拍即合

隻有清楚了第一點,才能理解第二個關鍵詞,知道為什麼要先收回來,也才能理解王在晉說的有複全遼之力,才能去收複廣甯。很簡單,能野戰擊敗清軍,再去推進不遲。而且王在晉也預料到,明廷收縮到甯遠後,後金必然不會對甯遠主動出擊,雙方會拉開一段相當長的緩沖區。後期松錦之戰,皇太極拔除錦州、拿下松山後,并沒有占領。正應了王的預測,他看到的正是八旗後勤的軟肋,缺糧,無法拉長戰線。

本文作者:曆史今講(今日頭條)

原文鍊接:http://www.toutiao.com/a6708602840606048781/

聲明: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,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來源;僅用于個人學習、研究,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

Tags:袁崇煥   錦州   甯遠   唐山   大淩河   洪承疇   熊廷弼   孫承宗   薊縣   蒙古   柳河   張居正   一戰

搜索
網站分類
标簽列表